163生活网
首页 星座 正文

靳少,别来无恙4章

2017年12月11日   来源:网络

小说名称:靳少,别来无恙

第四章 人为财死

短信里只有车牌号和车型,我压低了鸭舌帽往地下停车场的方向走去,这里不比外面的酒吧,能进来的都是锦城里的权贵,所以路上的人不多,。说明http://www.163shenghuo.com/

我找到了那辆劳斯莱斯幻影,站在了一旁等候车主到来。

我的第二份工作就是代驾。

期间有人经过打量了我几眼,我转过身去将鸭舌帽压低了些。

寻代驾的不乏是些喝醉了酒的,这份工作我也曾遇到了不少欲图不轨之人,戴上帽子为了就是避免不必要的麻烦。

身后传来了脚步声,我侧头望去,五个人,没想到走在最中间的是我此刻最不想看到的靳凌恒。

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,人群中最耀眼最不可一世的人。

我压低了脖子,往车身靠了靠。靳少,别来无恙4章

“靳总,合作愉快。”,那人似乎和靳凌恒握了手,而后便走到车前开了车走了。

靳凌恒的脚步声越来近,我听见他对何峰说,“你喝了不少,先回去吧。”

我差点忘了,靳凌恒是喝不得酒的,看来总裁助理也不是这么好当。

一把车钥匙朝我丢了过来,我下意识的接住,抬头看去。

靳凌恒的眼底分明写着错愕,不过片刻就恢复了正常,他走过来一手撑在车上,玩味的说,“你还有多少身份?”

说着,他掀掉了我的鸭舌帽,目光紧紧的看着我,他的眼神太过直接,我却不闪躲。

我笑着说,“人为财死鸟为食亡,我做的再多也是为了生活而已。原文163shenghuo.com

靳凌恒眸光凌厉,甩开车门坐了进去,我这才反应过来,这辆车是他的。

我想离他越远越好,可怎么就偏偏一次次的遇见呢?

我走到后座的窗户边对他说,“靳少的车我不开了。”

他看了我一眼,转过头平视着前方,过了好一会儿才说,“给你一万。”

曾经的我对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嗤之以鼻,那时候到底是年轻气盛,如今的我也列入了当年不屑的队伍中。

我坐在驾驶座上系好了安全带,扭过头刚想开口问他去哪里,他的身子猛地前倾,一只手箍住了我的脖子,两瓣冰凉的唇覆在我的嘴上。

突如其来的吻让我浑身一僵,我朝后仰去,靳凌恒不罢休的按住了我的后脑勺,加深了吻。

他撬开了我紧闭的唇齿,动作霸道而狠猛,逼迫我承受着一切。来自163shenghuo.com

我害怕他所给我的一切,我颤巍巍的抬手按住了他脸颊一侧,他吃痛的闷哼一声才将我放开,我的手才举起来就被他拦住了。

“不是喜欢钱吗?”

我愤怒难平的看着他,却在他的眼底看到一片冰冷。

不过他说得对,我需要钱。

如果我现在就走人,一万块就打水漂了,他是我的金主,忍耐再忍耐。

“靳少是有未婚妻的人。”,我出声提醒他。

他冷笑,“不过一个虚名罢了。网站http://www.163shenghuo.com/”,还未等我回想他那句话的意思,他就放开了我,“开车,安平山靳园。”

安平山,靳园......

我双手有些发抖,尽量紧的握着方向盘,我偷偷朝后视镜看去,见他没有发现我的异样,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驱动车子朝着靳园的方向开去。

这条路即便过去了五年,我依然清晰的记得。

车子行驶在郊外,朝着山顶开去,山路蜿蜒却很平稳。

“名字。”,身后靳凌恒冷不丁的问了我一句。

我目视前方,气息平稳的说,“顾墨心。原文163shenghuo.com

“顾墨心......”,他低声重复着我的名字,似乎还在纠结他的那个疑问。

车子还未到山顶就下起了瓢泼大雨,锦城的秋季很少会下这样大的雨。

安平山的山顶早在百年前就被靳家承包了下来,举家迁徙,在山顶盖了一座靳园。

靳凌恒是靳园的第五任家主。

不一会儿透过雨帘就看到了那座古香古色的房子,像是一个饱经风霜的老者,承载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。

车子停在了宅子外,有人打开了铁门,须发微白的管家走了出来,手上撑着一把黑色的大伞走到车前。

靳凌恒打开了车门走了出去。

我始终低着头,将车子停稳在车库后,雨势没有丝毫的减弱,甚至比来时还要大。

我跑出去时,靳凌恒依然站在刚才的位置上,雨帘下他的俊脸让我一阵恍惚,他看向我,迈动长腿朝我走来。

大伞撑在了我的头上,我的身子湿了大半,秋雨微寒,我哆嗦着说道,“代驾的费用靳少吩咐你的助理打给我就行了,系统里有我的账户。”

靳凌恒好看的眉眼皱了皱,不悦的说,“掉钱眼里了是吗?没看到下这么大的雨?”

说着,他将伞递给了我,我以为他是要我撑着伞走,谁知下一秒带着他体温的西装外套就罩在了我的身上,驱走了寒冷,他将我手中的伞拿了回去,揽着我的肩膀朝着靳园走去。

全程没有问过我的意愿。

“不必麻烦了,我可以自己下山。”,我欲将外套取下,他压在我肩上的手捏了捏我。

他转过身来看着我,“如果你现在下山,可就没有一万了。”

“靳少是生意人,怎么能说话不算数?”

他就像听到了一个好笑的笑话,嘲笑我的无知,“你听过口头谈生意的吗?”

谈生意都需要合同,他的意思无非是他想赖账。

我气的牙痒痒,然而面上却是一脸的无所谓,任由他将我带进去。

靳园建于一百年前,古朴典雅的建筑,每一处都充满着年代感,我对这里再熟悉不过了。

管家恭敬的站在玄关处,当他看到靳凌恒怀里的我时,明显的愣了一下,那双饱经风霜的眼睛里一闪而过的精光落进了我的眼里。

他转身问靳凌恒,“少爷,这是......?”

“司机。”,靳凌恒语气偏冷的说道,他看了我一眼然后对管家说,“叫刘妈煮碗姜汤送上楼。”

说着他带着我上了楼。

本以为他会将我带到客房,没想到却是带进了他的房间,他的主卧原是一间三进三出的屋子,后来稍作改变,变得更加宽敞了。

避免说漏嘴,我一声不吭的随着他进去,他走到衣柜前朝我扔了一件睡袍。

我皱了皱眉头,不过就是淋了点雨而已,我还不至于这么娇贵。

“一万......”,他慢悠悠的开口道。

我白了他一眼,咬牙切齿的拿着睡袍进了浴室。

当我关上门的那一刻,一颗悬着的心才慢慢放下来。

我环视了一遍周围熟悉的一切,靳凌恒不喜欢改变,所有的东西一如五年前一样的摆放,沐浴露洗发水还是当年的牌子,我知道他是个念旧的人。

洗好后我穿上了靳凌恒的睡袍,睡袍很大,我在下摆处打了一个结,将袖子挽了挽。

稍稍打开门,靳凌恒没有在房间,也许是去了书房。

这时,房外有人敲门,我走了过去开门,德叔端着一碗姜汤一脸敌意的看着我。

我刚想接过,却被他闪过了,他看着我,“五年前你犯了错,怎么还有脸回来?”

靳少,别来无恙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【桐桐文学】收录,打开微信 → 添加朋友 → 公众号 → 搜索(桐桐文学)或者(tongtongwenxue),关注后回复 靳少 或 别来无恙 其中部分文字,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。

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


相关文章
最新文章
热门推荐
猜您喜欢